点击登录
    便宜出个双拼域名,ruocuo.com,有意的联系站长。

一人一票选 CEO 的公司能赚到钱吗?

知乎日报 学习热 41次浏览 0个评论 扫描二维码

这世界上存在一人一票制公司。美国有很多 co-op,就是公有制合作社,和“一人一票”接近,所有成员都有发言权。但至今没有几个 co-op 做得大到上市公司的案例。这说明一人一票制很可能是一种无法实现规模经济的管理和决策模式。扩张时,新人得到的话语权和老员工一样,这会严重影响老员工的扩张热情。这个局限导致公司无法做大,做大了也会人心各异。

和”一人一票”最像的企业就是那些工会更强势的公司了。因为那些工会会长话语权很大,甚至比 CEO 还大,而会长是工人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我们看到,过去几十年,这样的工会强势公司运营普遍更糟糕。研究表明每多一名可以投票的工会成员,一个上市公司的股价会跌四万美元(!)。

很多其他答案说了,公司是一股一票,不是一人一票。但不仅一人一票可能有先天局限,“一股一票”也很可能不是最佳的管理模式。过去十年增长最快的公司,比如 GOOG,FB,AMZN,不是“一股一票”。他们的创始人拥有大量投票股,可以确保他们在公司的独裁地位。这让我怀疑也许不受董事会控制的创始人做哲学王才是最佳公司管理模式。

所以,从实践表明,假如以“公司做大”为标准,独裁制也许比一股一票制更好,一股一票制很可能比一人一票制更好。当然,假如以“员工开心程度”为标准,就难说了。

不得不说,题主你的问题问得太棒了!

事实上,经济学家们对企业的组织形式进行了详尽而深刻的研究。这就不得不提科斯的经典论文 The Nature of the Firm (1937)。

在科斯(1937)的论述中,两种组织形式,即市场价格自动调整命令 — 执行机制,被探讨。关于企业选择命令 — 执行机制,科斯给出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命令 — 执行机制在一定范围内能有效降低交易成本。而只要企业内部交易成本低于市场机制,那么企业就应该采用命令机制组织。另外,一个观点是,普通员工对企业的发展,自己劳动的边际价值并不清楚,只能靠 “某些具有较好的判断力和知识的人” 进行引导,这最终保证了要素的合理分配

事实上,题主的问题提出了第三种可能的组织形式,即多数表决制。事实上,根据上面的思维训练,我们也可以对这个 alternative 提出自己的 argue:

首先,毫无疑问,多人投票取多这种机制内在会有悖论,就是所谓阿罗不可能,由诺奖得主 Arrow(1951)提出。题主可以对这个自行搜索。

其次,我们回答科斯提出的问题,使用民主制,能否有效降低企业内部交易成本?我认为是不能,而且越大的企业越不能。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些小市场中,价格决定是很快的。而进行民主投票,不论怎么投,都会很慢。不论是选区划分还是政治路线选择还是政治宣传,就没有一个不是浪费时间而低效率的。

再次,普通企业员工,假设他们是一心一意为公司着想,那么他们也会为眼界所限,无法做出稳定而正确的判断。事实上,决策权应该外包给那些有远见卓识特长的人

最终,企业员工和公司激励并不一定完全一致。企业的目的是 maximizing the profit of shareholders,但员工往往不持股。如果把决定权下放给员工,首先会产生委托代理问题。这种对于全公司规模的委托代理问题很难解决;监督 CEO 一个人比监督一帮员工容易得多。另外,员工会反对一切有关裁员的决定,而对于一个企业来说,雇佣劳动力数量的变化是不可避免的。而这最终会使得员工选出永远都不裁员的 CEO,这样就会使得企业很难调整它的劳动力投入数量。自缚手脚会很快使得它在竞争中失败。

关于科斯的论文,引用 MBAlib website 的描述如下:(本来放最前面的,后来想想大家估计懒得看,还是放最后吧)

在这篇著名的论文中,科斯想说明两个问题,一是企业产生的原因,二是企业的边界问题。对于这篇文章,可以分成五个部分。
第一部分,科斯指出了当时经济学界对企业(firm)的观点。当时的经济学家已经意识到经济体制是由价格机制来协调的,但同时也存在一定的经济计划(组织内部)为了对此进行解释,马歇尔把组织作为第四种生产要素引入经济学理论;J.B.克拉克赋予企业家以统筹职能;奈特教授则强调了经理的协调作用,他们统一的观点是认为在企业之外,价格变动决定生产,这是通过一系列市场交易来协调的。在企业之内,市场交易被取消,伴随着交易的复杂的市场结构被企业家所替代,企业家指挥生产。但在企业之外,价格变动决定生产,这是通过一系列市场交易来协调的。但科斯认为:他们并没有解释,既然生产和管理可以通过价格机制来实现,组织为什么还要存在了?并提出了企业的显著特征就是作为价格机制的替代物这一论断。   

第二部分,科斯首先列举了几种企业出现的理由。1 是相对独立性或是指挥欲的倾向的存在,造成了企业的存在,但认为这不很真实。2 是购买者较之于以其他方式生产的商品更偏爱由企业生产的商品,企业也可能存在,但这种情况很少。进而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市场的运行是有成本的,通过形成一个组织,并允许某个权威(一个“企业家”)来支配资源,就能节约某些市场运行成本。当存在企业时,某一生产要素(或它的所有者)与企业内部同他合作的其它一些生产要素签订一系列的契约的数目大大减少了,一系列的契约被一个契约替代了。   

第三部分,科斯探讨了企业的规模的问题。他认为,企业的扩大必须达到这一点,即在企业内部组织一笔额外交易的成本等于在公开市场上完成这笔交易所需的成本,或者等于由另一个企业家来组织这笔交易的成本。科斯这样解释到:当企业扩大时,企业内部每追加一笔额外的交易,企业内部交易的边际成本是递增的。其原因是当企业内部交易增加时,企业家不能更准确地将生产要素用在它们价值最大的地方。而企业内部没有价格信号,资源配置到哪个方面主要家企业家的自我感觉、经验和判断,随着内部交易的扩大,各种生产要素的调配也更加复杂,经验和判断的失误也会增多,这也就会使新增的资源的使用效率逐渐降低。也就决定了企业不可能无限制地扩大,以致于完全替代市场的作用。   并且列举了几种因素和情况,指出了它们对企业的边界的影响。企业扩张造成的交易的多样性约束了企业家的才能。这使企业扩大时效率趋于下降。倾向于使生产要素结合得更紧和分布空间更小的创新,将导致企业规模的扩大。倾向于降低空间组织成本的电话和电报的技术变革将导致企业规模的扩大。一切有助于提高管理技术的变革都将导致企业规模的扩大。   

第四部分,科斯证明了其结论的有效性。分别对厄舍教授和奈特教授的观点进行了批判。厄舍教授提出,企业存在的原因可以从劳动分工中发现。而科斯认为,“分工经济中的一体化力量”已经以价格机制的形式存在了。经济现象并没有认为专业化必然导致混乱。厄舍教授并没有说明,为什么一种一体化力量(企业家)会替代另一种一体化力量(价格机制)。奈特教授认为不确定性造成了企业的产生。由于不确定性,生产者承担了预测消费者需求的责任。而预测工作和与此同时的对生产的技术指导和控制的大部分会进一步集中在一小部分生产者那里,从而造成了一个头领化的过程。而科斯提出了三个问题,1 某些人具有较好的判断力和知识这一事实并不意味着他们只能从亲自参加生产中获得收入。他们可以出卖建议和知识,2 通过与正在进行生产的人缔结契约而不是主动地参加生产也能以较好的知识和判断力获得报酬,3 在不存在不确定性的经济体制中,仍存在协调者,谁给他们报酬?,为什么?也就是说,否定了他们的想法。   

至此,科斯对企业的定义、企业的性质做出了全面的阐述。

所以,骚年,皿煮不是永远是好的制度。

客官,这篇文章有意思吗?

   


学习热 , 版权所有丨如未注明 , 均为原创丨转载请注明一人一票选 CEO 的公司能赚到钱吗?
喜欢 (14)
支付宝[[email protected]]
分享 (0)
关于作者:
90后,宁飘